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军事科幻>最后一个军礼>第六十二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二章

小说:最后一个军礼 作者:三连最后一个兵 更新时间:2019/6/10 23:44:05

  这一年,我所有的工作,都是围绕着狙击手的系统训练在进行,和老胡或者队长.因为短距离狙击的话还好,我可以自己独立完成,可是距离太远的话,我就需要帮手,而特勤队,又只有这么几个人,除了老胡,每个人都很忙。不是说老胡是我们单位的闲人,老胡一直管着我们单位的所有的计算机,具体管着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懂,我没有问过,但是并不代表我没有兴趣,我只不过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了解而已,更多的时候,这些网络这个东西,没有文化,真的很难理解。我们都很忙,每个人都一样。也是因为老胡,我意识到读书很重要,不过天赋更重要,因为我听老胡自己说他是在无意间接触电脑的,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老胡说他的全世界就是一台电脑,要在以前,我知道一个人只知道玩电脑,我觉得这是玩物丧志,可是老胡却是因为玩电脑被招进来的。老胡在上高中的时候,部队已经派人去他家里做工作了。只不过那时候,他家里人说想等孩子上完高中,结果,高中一毕业老胡,就硬生生被拉到了部队,也因为他个人的特殊性,所以被安排在了特勤队。他本来是住在机关的,后来因为一言不合和机关的参谋打起来了。然后他就天天喊着吵着要退伍,是队长给他安稳好的,这样老胡就来了特勤队。老胡在地方的时候,做了一件17岁孩子做不到的事,多次登录某国数据库,然后在中国论坛上和别人吹牛,这个事引起了有关部门的关注,因为老胡说的这些他们都没有弄到,可是这个孩子弄到了,所以老胡就这样被特招了。虽然我没有接触过网络信息,但是我已经知道网络战、信息战的存在。老胡说过一句话,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让周围100公里以内跟网络有关的东西,全部进入瘫痪状态。老胡来到部队之后,部队给老胡联系了大学,那种不需要去上,熬过四年等着毕业的那种,这是部队给办的,也是国家承认的,所以我非常羡慕他,因为他就是我妈嘴里说的别人家的孩子。我对老胡的认知就是每天玩电脑打游戏去了。但是就是他这样,从来没有人说过他什么?所以这让人深思。因为国家不养废物,特大不养婊子。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队长说如果有机会,会把我送去进行专业的狙击手培训。队长要送我去学习,是因为人只有在不断的学习和交流中才能成长起来。队长说自己经验宝贵,别人的经验更为宝贵,但是并不是每个人的经验都适合我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天赋和特长,就像你爬楼,20米,只要13秒一样,这一点你胡班长这辈子都做不到。而我也一直在等着,等着去接触外面的世界,我已经习惯了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敬畏之心,队长和我说的时候,我突然有点小期待,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外学。队长有时候,还是要去出差,短的话一周,长的话个把月,每次他回来,我们都会饱餐一顿,而每一次他出门,就会特别叮嘱我加强训练。没有人会问他去做什么?只是听他自己说去新疆、云南……等地。我是羡慕他的,但是我并不着急,就像队长说的我就缺了一次机会,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我在等着,在等待的时候,我不断的提升自己,十年磨一剑的道理,就这样走进了我的世界观,我觉得好东西,就应该慢慢的绽放,人生就是这样慢慢绽放才能做到永恒的美,太早绽放太过于容易凋谢。更多的时候,我还是和大胆或者老胡在一起,大胆是随从,而老胡是因为我需要他的帮助。我找过猴子几次,但是因为耽误了他的休息时间,他有些不太高兴,他总是告诉我,劳逸结合。我的世界观已经被彻底的改变,我说战争不会给我们休整的时间。他说我是个疯子。其实我不是疯子,我只是个追求成绩的傻子。我需要进步,我不知道自己会进步到什么程度,但是我不想现在停下来。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一匹狼,一匹一直在奔腾的野狼。有目标,有毅力,有野心。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我经常和大胆躲在山里,不出来,不归队。因为我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磨合,磨合自己的身体,磨合自己的意识。我可以在某一个地方,然后把自己伪装好,一呆就是几天,饿了就吃一点压缩干粮,渴了就喝喝自己水壶里的水。我更多的时候都是在观察,用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本子记录,记录我看到的,我认为的别人的不足,我自己的不足,哪些没有考虑到,没有想到的,假如,在这里发生一场小规模战争,那么,我应该占据哪个位置?哪个位置利于撤退,哪个位置利于我隐蔽,我会很认真观察蚂蚁行军,观察他们的训练,每个人的动作和表情,甚至一些不以为常的举动,观察他们连队之间对抗,观察着所有我看见的。累了,就蜷缩着身体,睡在地上。醒了就继续。老胡他们早就不担心我什么?因为他们知道,我的生活不是在训练就是在奔向训练。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我们单位养猪场来了一个义务兵,听老胡说是某个单位的逃兵,人家单位不要了,塞给我们单位的,这是个很讽刺的事,因为在我眼里,我们单位不说全是纯爷们,至少没有人会跑。老胡说我们单位不是谁想塞人就能塞人的,这哥们就是来镀金的。我不知道镀金是什么意思。老胡说这种人部队就是一个跳板,他们来这里只是临时的过度,因为他们有更好的未来。如果逃兵这个事,换在以前,我会看不起这个逃兵的,但是现在不会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和想法,有些人本来就不适应部队,只不过倔强在支撑着。就像我自己,我本身就不是什么强人,我唯一没有做的一件事,就是逃跑,我觉得我特别理解那个素未谋面的兄弟。老胡他们议论的时候,我也只是在旁边听着,我没有经历过他经历的生活,我无法评价,就算我经历了,我也无法评价,因为我始终不是他,我觉得生而为人,应该平等对待,但是只要他是我的战友,我就不会用另外的眼神去看他。他来到我们单位也是够倒霉的,在我们单位,真让他跑,如果他能跑出去,那么他一定是一个能人,因为我曾经站在高处看过,看到的只有重叠的山峰和看不到头的天际。我和他认识,是因为我在训练场瞄靶,然后他的猪跑出来了,就在我枪口前面吃草。其实这种情况,在我们单位已经见怪不怪。因为我们单位跑过好几头猪到山里面,据老兵说,不管是人或者畜生在山里生活久了,都会有野性。老兵说在山里见着猪的时候,猪已经长出了獠牙。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我没有吃过野猪肉。最多就碰到蛇蛇鸟鸟,这几年山里也不景气,每个单位到山里训练,都要带着点什么。所以能遇见的也是越来越少了。他来追着猪的时候,一直跟我道歉,说影响我训练了,对不起我。我看着他,想要从他身上看出一个逃兵该有的样子,可是没有,我觉得逃兵都应该是电视里那种汉奸的模样,可是这个人没有,他和我一样留着干净的寸头,作战靴擦的反光,我们两个站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像一个捡破烂的,但是我不会因此而无地自容,因为整理的再好也没有人看,再说有这个时间整理这些,还不如花点时间来训练。第一次我们是这样,第二次,是我看他没来,他的猪又跑出来了,我赶回去的。所以这样我们就简单的认识了。他叫秦福军,东北人,因为他年纪比我大,所以我总是叫他军哥。逃兵,我不讨厌,但是我也不接触。但是他很热心,第二天,就给在训练的我,送糖水和水果。虽然我不喜欢有人在我训练的时候打扰我,但是太久没有享受过热情,突然有人对我这么热情,如果不是因为他穿着军装,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是间谍。只是突然有人对我这么好,我还是不习惯的。他给我送糖水,礼尚往来,我给他送小野味,小动物。比如说我抓个兔子,刺猬就给他送过去。这样一来,我和军哥就成了好朋友。军哥在单位没什么朋友。因为猪圈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问的地方,和我们差不多。不同的是,我们是作战单位,猪圈是后勤。他说我是他在这里唯一的朋友。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军哥是大学生,很多时候聊天,都是他说,我听着,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已经再慢慢的丧失着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沟通,而我自己全然不知。他说起外面世界的时候,我觉得好陌生,陌生到好像,我从来没有去过。从他嘴里听说大学的生活,让我有些后悔了,后悔没有好好上学。因为后悔,所以我更珍惜现在,我已经错过了一次,我不能在错过什么。虽然养猪是个脏活累活,但是军哥总是把自己收拾的特别干净利落,迷彩服洗的干干净净的,真不像我记忆里那些养猪的老兵一样。偶尔我也会和他说一些关于我训练的事,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军哥说起他女朋友的时候,他从房间里拿出照片,看着照片是个很文静的姑娘,而我想的是我心中远方的姑娘,嘴里却只能说着挺好的。军哥问我,你没谈过恋爱吧!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因为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有些美好,自己小心翼翼的收藏着就好了。我很少能去猪圈,一般都是军哥到训练场来找我。看他的行为举止,谈吐。就像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而不像我这样的粗鲁。一般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是不会当逃兵的,因为他们的精神世界很丰富。我想这里面一定有我不知道的事吧!我从来没有问起过,他也没有说起。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了苏小迦的消息,每一次都会想起,然后又忙着训练。或许我们终究只是太年轻,一切都只是我自己的执念。师父消失了很久了,我没有再打过电话,老郭也是,连长也是。因为太忙,我很少再有时间再去想起这么多,每次给家里打电话都很匆忙,我实在不知道聊什么?还好有些人只要听听声音就够了。只是突然间收发室,打电话说有我信的时候,我那颗平静了很久的心,突然就跳动了。对,是她,只能是她,也只有她才会给我写信了。我平静的开着车去取件,可是我内心,早已翻江倒海,我在想,她是不是回来了?她在信里写什么?她现在支持我吗?可是拿到信的那一刻,我的心凉了一半。因为上面是师父的名字,但是这样,我也很开心,我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这个不让我联系他的男人,主动给我写信。我还是挺期待信里面的内容的。师父回到地方之后,参加了广告、摄影一类的工作。在北京工作,在信里,他写了一些关于他的生活,剩下的,都只是关心我的。我知道他为什么要写信,因为这些话,我们都说不出口。如果真打了电话,一定是沉默着尴尬,各自都不知道说什么。我想了很久,我想他写这封信,一定用了很久,是每一次想起我的时候,写一点。我准备回复些什么。可是我并没有回复。我想他就只是单纯的想让我知道他过的好,让我高兴一下而已。我没有回信,因为我不知道我该回什么。我只是在自己的日记本里写着,如若再相遇,什么都别说,先干为敬!师父!

我趴在50米的攀岩墙上面,因为高的地方,风比较大,看得远,有利于加强我的技术训练,老胡如果不是因为陪我,他是不上这种地方来的,他对运动最大的努力就是跑五公里,轻装五公里,而且跑还要看心情,不是部队不养爷,而是要看这位爷的本事,队长说过一句话,如果小胡堕落了,那早就被部队踢出去了,可是他一直都在进步。用老胡自己的话说,他是一个知识份子,我这种运动太危险了,粗鲁,低俗,最主要的是,每次我攀岩的时候,从来不弄任何保护措施,我总是在挑衅着生命。老胡每次陪我都是心惊胆战的,我告诉老胡,如果我失败了,那只能说明,我不行。老胡就会给我讲很多的道理,说总有被风沙迷眼的时候,总有不小心的时候。其实我每次攀岩,我训练的都不是我攀岩,而是我的心。因为每次攀岩,我都很小心,我告诉自己只能往上爬,我也只有一次机会,一次失败,我将永远失败。我没有给自己机会,有保护的情况下,我是一种心态,没有保护的情况下,我又是一种心态,我必须时刻小心。这个我没有跟老胡说过,因为我觉得没必要。每次看着老胡爬50米的攀岩墙,我总是哭笑不得,因为每次他都特别小心,小心到那种一点都不像军人,更像个地方人,不过也难为他了,如果不是因为我,他才不愿意来这种地方。我趴在地上,风很大,目标在远处,我随意设置的几个目标,都是一个两根手指大小的气球,有距离我500米的,也有距离我1000米和1200米。老胡是个话痨,每次他陪着我训练,他都会把他的发家史说一遍。他说刺儿,你有没有女朋友啊?我没有搭理他,因为一般他说话什么的,我都不说话,我不说话,并不代表我没有听见。老胡把他家里的一切都给我介绍。他爸妈,他爸是弄工程的,他妈是在银行工作的,他家有两个,他有一个姐姐,开了一个服装店。老胡说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废物,一个每天只要打游戏的废物。他说你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吗?我跟你说我是我们团第一个特招进来的,我厉害吧!我还是盯着远处的目标,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突然我扣动那个了扳机,老胡跳起来说,卧槽你搞什么。吓死我了。我连看都懒得看他,继续瞄准目标。通过观望镜,他看见我击毁第一个目标,知道我要训练了,也就认真的说着,通过距离,风速,休整,我击碎1000米的目标。第三个目标的时候,老胡说这一枪你不能开,我没有搭理他。老胡自言自语的说,这一枪必须把领导叫过来,因为这一枪能让你直接提干。提干是我很久以前最大的梦想,但是如今我已经忘了。因为我的世界除了训练,就是训练。曾经我想提干,是因为我想当排头,现在我知道,我的文化和能力都远远不够。我没有动,只是通过瞄准镜,看着远处的目标,老胡看我没有反应,老胡变的很正规起来,观察最远的目标,然后我进行修正。这个远程,如果击中了,是幸运。这一刻我紧张了,但是我也是放松的,以前我觉得紧张和放松是一种状态,人不可能同时拥有两种,可是从我当狙击手以来,我知道人可以拥有多种状态,就像我现在这样,紧张,1200米的目标,我从来没有试过,而且是绑在树上,风在吹动着,目标小,风速大。我不停的看着它,但是我还是扣动了扳机。看着那个红点在瞄准镜里消失。我没有长呼一口气,过了很久,我才放下枪。老胡激动的连喊了几个卧槽卧槽卧槽,居然中了。1200米击中目标,精确打击。而我根本高兴不起来,这是我目前打的最好的成绩,可是我在问自己,你能确保每一次都打出这么好的成绩吗?我觉得我自己不行。但是我知道我需要一个副手,我需要做到每一次都能在1200米的距离有效毁伤。

0

第六十二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