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军事科幻>父亲的征程>三十二、大方山,大方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二、大方山,大方山!

小说:父亲的征程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5/8 15:10:18

十一月二十二日,敌黄百韬兵团于辗庄被我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歼灭, 国民党当局为扭转失败的局面,制定了所谓的“南北对进”方案,企图“徐州方面主力向符离集进攻,第六兵团及第十二兵团向宿县进攻,南北对进,一举击破共军,以打通徐蚌间交通。”

而实际上,在碾庄战斗尚在进行之时,我华野首长已命令华野第一、三、十二、鲁中南、两广纵队和冀鲁豫军区两个独立旅在徐州以南,西起姚楼,东到伊庄镇的数十公里弧线上构筑了一道铜墙铁壁,将徐州向南的通道牢牢地堵住。我军自西向东的部署是:冀鲁豫两个独立旅、两广纵队、三纵、鲁中南纵队、十二纵、一纵,父亲所在的两广纵队在孤山集一带布防。

黄伯韬兵团全军覆没后,兔死狐悲,徐州的敌人陷入一片恐慌之中。杜聿明命令邱清泉、孙元良:“现在我们已陷入共军的包围之中,随时有被消灭的可能,黄伯韬已全军覆没,我们也处在四面楚歌的境地,我命令你们以全部兵力向南面突围,不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完成任务!”

二十五日,邱清泉、孙元良兵团向华野阻击阵地同时发起进攻。敌第七十军、七十四军在徐州东南方向进攻杨洼、二陈集等处,孙元良的四十一军在徐州西南进攻我两广纵队防守的孤山集一带,双方争夺了整整一天,战斗十分激烈。至当天夜晚,东南方向的二陈集失守,我两广纵队孤山集东南的纱帽山也被敌人占领,纵队退守卢村寨第二道防线。具体部署是:第一团在瓦房村、卢村寨一线布防;第二团防守大方山及附近山头,同时负责保障卢村寨阵地的侧翼安全;第三团负责秤砣山一线的防守。防线正面宽度数十里,纵深也达到二十余里。两广纵队以其仅有的三个团兵力和有限的装备防守如此长的战线和纵深,任务确实艰巨。

二十六日拂晓,邱清泉、孙元良兵团就在飞机、坦克、重炮的支援下,开始了全线进攻。邱清泉兵团展开第十二、七十四军,沿津浦路以东向三堡进攻;孙元良兵团第四十一、四十七军,沿津浦路以西继续向孤山集猛攻,战况从一开始就异常的激烈。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卢村寨附近的山头多是石山,一铁锹下去只见到一片火星,插不了几下铁锹就卷口了,很难构筑工事。而敌人也知道打通徐蚌线南逃是他们唯一的生路,所以敌人的进攻异常的疯狂,飞机、坦克、重炮等等,全部都出动了,他们的步兵在督战队的监督下,整连整营甚至整团地往上冲。前面的象麦子一样一片一片地被割倒,后面又一群一群地往上涌。我军许多前沿阵地多次被敌人突破,但英勇的我军指战员发起反冲锋,硬是用刺刀和手榴弹一次又一次把阵地从敌人手里又夺了回来。

二十八日上午,正在阵地指挥连队组织防御的父亲接到团部命令,要父亲立即跑步到团部接受任务。当父亲避开敌人的冷枪冷炮一溜小跑地来到位于阵地后面不远的团指挥所时,他明显地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连团部机关的勤杂人员、政工干部等都被动员和武装起来了,正在集队等候命令。

父亲刚进入团指挥部所在的隐蔽部,就听见纵队雷政委的大嗓门穿透话筒直穿隐蔽部里每一个人的耳膜: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你彭鹏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大方山你也守不住……”

大方山失守,父亲也一下子怔住了。

父亲十分清楚大方山的重要性了,大方山是这一带的制高点,是卢村寨的屏障,是整条防线的核心。敌人一旦控制了大方山,就会调集人马居高临下,与正面之敌两面夹击卢村寨,那样的话卢村寨将很难守得住。而卢村寨一旦失守,整个纵队的防线就有可能就此崩溃,敌人南逃的大门将会洞开,其结果将直接影响到整个淮海战役的大局。

“现在我代表纵队司令部命令你:趁敌人立足未稳立即组织反击,拿不下大方山提头来见!”雷政委的话铿锵有力,透过长长的电话线路传来仍然清楚地钻进父亲的耳朵。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是。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会拿下大方山。”团长铁青着脸在电话机旁挺得笔直。

“你们两个跟我来,打不下大方山,提头来见!”在外面动员完团部机关勤杂人员的冯老师走进隐蔽部,冯老师现在是二团的政委。冯政委一手拔出腰间的手枪,一手指着父亲和旁边的二营六连长说。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父亲拦住冯政委,说:

“政委,我们都还没有死光,还轮不到你上。你在指挥部等着,如果拿不下大方山,也不劳你枪毙我了,我肯定已经在山上光荣了。到时你再上也不迟。”

团长放下话筒也上前收起了冯政委的枪,问父亲和六连长:

“你们还有多少人?”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几天的激烈战斗下来,父亲的一连余下只八十多人,六连也差不多,也只剩下大约三分之二了。

“我把团部所能抽出来的几十人都交给你们两个。”团长道:“我命令你们两个立即回去准备,中午前给我拿下大方山,然后象钉子一样给我钉在那里,没有命令不许后退半步。”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保证完成任务!”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反击前冯政委亲自对父亲他们两个临时拼凑补充起来的连队进行动员,他说:

“上次三堡车站一战,我们二团打得不好,责任不在大家。现在,我们要趁敌人立足未稳将被敌人夺去的大方山阵地重新夺回来,堵住敌人南逃的通道。我们要让敌人和那些小瞧我们的人看看我们广纵是好样的,我们一样是华野的主力!大家有没有信心?”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有!!!”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战士们的回答盖过了隆隆的炮声。

上午十一时,团机炮连的6门82迫击炮以从未有过的发射速度向大方山的敌人阵地发起猛烈的轰击,炮手们一口气把平时象金子一样藏着掖着的炮弹全打了出去,真的是砸锅卖铁了。

他X的拼了!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大方山,这个黄淮平原上海拔仅二百来米、一点儿也不起眼的小石山,一时之间成了国共双方争夺的焦点,双方成吨的钢铁都毫不吝啬地向她砸去。

在迫击炮和轻重机枪的掩护下,父亲他们两个连队铆足了劲分成两个梯队,由干部带头对大方山上的敌军发起了猛烈进攻。大方山上的敌人还未从猛烈炮火的声光烟尘造成的眩晕中恢复过来,就见到了他们之前从未见过的疯狂冲击: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捡起他的枪继续往上冲;机枪火力点一旦开枪,立即会招来数倍的子弹和嗞嗞冒烟的手榴弹;当你被吓得发了一下呆的那一小会儿,他们明晃晃的刺刀已经逼到了你的面前。他们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不要命的人,更加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打法。在我军指战员的拼死反击下,敌人的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被我赶下了大方山。

被我军从山上赶下来的敌人冲乱了大方山北侧山下另一个营敌军的阵脚,父亲他们立即集中两个连全部的近二十挺轻重机枪,居高临下对山下的敌人进行射击。密集的机枪火力把山下的敌人打得人翻马仰,狼哭鬼嚎,团首长趁机指挥二连和四连分别从大方山左右两侧向敌人发起反攻击。在我猛烈的打击下,大方山正面的敌军溃不成军,大部被歼,其余的狼狈向北逃去,我趁机恢复原有阵地,拉平了卢村寨防线。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是次战斗我广纵二团英勇战斗,恢复防线,毙敌数百名,其中包括一名中校营长,但我军也付出极大代价,父亲所在连队的陈予林副连长壮烈牺牲。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下午,不甘心失败的敌人调集人马再次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对大方山、卢村寨,以至我整个防线发起进攻,以图撕开口子南逃。大方山上匆忙修筑的简易工事在双方猛烈的炮火下早就荡然无存,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不单大方山,整条防线都好不到那里去,卢村寨整条村子的房屋都被移为平地,所有的工事也已被击毁。

父亲他们这两个由一连、六连战士、团部警卫战士、政工人员和炊事、勤杂人员组成的队伍,在反击的时候就已经伤亡过半,一连副连长赖林同志壮烈牺牲。战到当日下午,人员和弹药都即将消耗殆尽。如果不是冯政委亲自率领纵队警卫连的半个连和十来个支前民工及时补充弹药和有生力量的话,父亲可能就兑现自己的誓言,在大方山上“光荣”了。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同时父亲也得知纵队曾司令员已经将身边最后的半个连给了二团,给了大方山,雷政委也亲率纵队政工、勤杂人员投入了一团防守的卢村寨阵地。没有预备队,没有后方,整个纵队上下全部都投入了一线战斗。

拼了!

不单我方,连敌人也都打红了眼,将所有的兵力一古脑地全压了上来,不分昼夜地向我两广纵队的阵地攻击。激烈的战斗持续到二十九日早晨,整个纵队人员伤亡巨大,弹药也几乎耗尽,但是敌人的后续部队仍源源不断地向我个阵地涌来,我军多处阵地已经出现了短兵相接的白刃战,战场形式对我十分不利,情况万分危机。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人在阵地在!

这一刻不单父亲,连团长、政委,甚至连纵队司令员都做好了“光荣”的准备。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在这关键时刻,我华野九纵先头部队及时赶到,协助两广纵队击退了敌军的进攻,巩固了防线。紧接着九纵的后续部队陆续赶到卢村寨,两广纵队防守卢村寨防线的任务胜利完成。

徐南阻击战是整个解放战争中解放军所抗击的国民党军兵力最多的阻击战。从十一月二十五日起,国民党军在徐州以南共投入两个兵团的七个军十七个师,且有大量飞机、重炮和坦克的支持,但在几天时间里,其最远处也只前进十多公里,最终被阻于今江苏、安徽交界一线。我阻击部队粉碎了国民党军“南北对进”的计划,保证了中野和华野其他兄弟部队在双堆集围歼黄维兵团战斗的顺利进行。

卢村寨战斗两广纵队在防御工事被击毁、伤亡严重和无机动兵力的极端困难条件下,依靠纵队全体指战员的顽强斗志,以三个团的劣势兵力和装备硬是扛住了敌孙元良兵团一个军几个昼夜的猛烈攻击,得到了野司首长的嘉奖,在华野《淮海战役总结》一文中曾如此记载:

“徐南阻击尤以卢村寨激战最烈,工事大部被毁,我击退敌多次冲锋,卢村寨终为两广纵队英勇守住。”

街机金蟾捕鱼千炮版敌孙元良兵团四十一军少将参谋长熊顺文多年后回忆此战仍心有余悸,他在其回忆录中这样描述十一月二十八日那天的战斗:

“这天南京政府立法委员到战地慰问、观战,逼得第四十一军不得不再次向卢村寨作拼死攻击。当攻击部队在炮火掩护下进至村寨墙下突击位置时,即被解放军奋勇反击打了回来。他们看到这种反复肉搏的惨烈场面,都为之胆战心惊,表现出解救无望之感,匆匆飞返南京去了”。

0

三十二、大方山,大方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